推广 热搜: 成考分数线  现场确认时间  开始  进行  冲刺阶段  论文    28日    自考报名 

《六韬》的管理思想

   日期:2021-07-21     来源:www.1ygyg.com    作者:未知    浏览:10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《六韬》虽题为吕望所作,事实上当成书于战国中后期,是宋代颁定的《武经七书》之一,是先秦兵书中集大成之作,遭到历代兵家的看重,曾被译成西夏文,在少数民族中流传。
《六韬》虽题为吕望所作,事实上当成书于战国中后期,是宋代颁定的《武经七书》之一,是先秦兵书中集大成之作,遭到历代兵家的看重,曾被译成西夏文,在少数民族中流传。《六韬》继承了以往兵家的出色思想,又兼采诸子之长,所以思想内容非常丰富。在哲学思想方面反对巫祝卜筮迷信活动,提出了“板反其常”的要紧辩证法思想,并论述了“夫存者非存,在于虑亡;乐者非乐,在于虑殃”,“大智不智,大谋不谋,大勇不勇,大利不利”,“太强必折,太张必缺”,“无取于民者,取民者也”等思想。在政治思想方面倡导“同天下”、“天下同利”,强调“重民”、“利民”、“爱民”,觉得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乃天下人之天下”,“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,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”,需要君主清静寡欲,无为而治,轻徭薄赋,不与民争利。在军事方面倡导“伐乱禁暴”,“上战无与战”,强调“知彼知己”,“密察敌人之机”,“形人而我无形”,“先见弱于敌”。需要战争指导者“行无穷之变,图不测之利”机动灵活地运用各种策略战术。本文将侧重对《六韬》的管理思想进行初步研究,以期达到抛砖引玉的目的。

1、彰显民本思想,倡导执政为民

倡导“同天下”、“天下同利”,强调“重民”、“利民”、“爱民”,觉得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乃天下人之天下”,“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,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”
“大智不智、大谋不谋、大勇不勇、大利不利。利天下者,天下启之;害天下者,天下闭之。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、乃天下之天下也。取天下者,若逐野兽、而天下皆有分肉之心。若同舟而济,济则皆同其利,败则皆同其害。然则皆有启之,无有闭之也。”有大智的人不夸耀他的智慧,有深谋的人不显露他的谋略,有大勇的人不仅凭血气之勇,图大利的人不仅顾自己利益。为天下谋利益的天下人都欢迎他,使天下人受害的,天下人都反对他。天下不是那一个人的天下,而是天下人的天下。想获得天下的人,就象猎取野兽一样,天下人都有推荐猎物的心,也好象同船渡河一样,渡过了,大伙就达到了一同的目的;失败了,大伙都受害。如此做,天下人都只有欢迎他的原因而没反对他的原因了。
“无取于民者,取民者也;无取于国者,取国者也;无取于天下者,取天下者也。无取民者,民利之;无取国者,国利之;无取天下者,天下利之。故道在不可见,事在不可闻,胜在不可知。”不掠夺人民利益的,可以获得人民的拥护;不掠夺别国利益的,可以获得别国的拥护;不掠夺天下利益的,可以获得天下的拥护。不掠夺人民利益的人,人民归向你,这是人民给你的利益;不掠夺别国利益的,别国归向你,这是别国给你的利益;不掠夺天下利益的,天下人归向你,这是天下人给你的利益。所以这种办法妙在使人不可见,事机秘密妙在使人不可闻,胜利妙在使人不可知。
《六韬•顺启第十六》论述夺取和治理天下的根本原则是要与人民的利益一致。指出:“大盖天下,然后能容天下;信盖天下,然后能约天下;仁盖天下,然后能怀天下;恩盖天下,然后能保天卜;权盖天下,然后能不失天下;事而不疑,则天运不可以移,时变不可以迁。此六者备,然后可以为天下政。故利天下者,天下启之;害天下者,天下闭之;生天下者,天下德之;杀天下者,天下贼之;彻天下者,天下通之;穷天下者,天下仇之;安天下者,天下恃之;危天下者,天下灾之。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,惟有道者处之。”器量盖过天下,然后才能包容天下;诚信盖过天下,然后才能约束天下;仁慈盖过天下,然后才能怀柔天下;恩惠盖过天下,然后才能保有天下;权力盖过天下,然后才能不失天下;遇到事情果决不疑,就象天体运行不可以改变,就象四时变化不可以更易一样。这六个条件拥有了,然后就可以治理天下了。所以为天下人谋利益的,人民就拥护他;使天下人受祸害的,人民就反对他;关心为天下人谋存活的,人民就怀念他的恩德;杀戮天下人的,人民就要毁灭他;适应天下人意愿的,人民就归向他;导致天下人穷困的,人民就仇视他;使天下人安居乐业的,人民就依赖他;使天下人遭受危难的,人民就逃离他。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,只有有道的人,才能做君主。
在《守土第七》中指出:守土之要在于“无疏其亲,无怠其众,抚其左右,御其四旁”。“人君必从事于富,不富无以为仁,不施无以合亲。疏其亲则害,失其众则败”。不可疏远宗族,不可怠慢民众,安抚近邻,控制四方。君主需要进步经济,讲求富国之道,国不富就谈不上行仁政,不可以仁政就不可以团结宗亲。疏远了宗亲就会受害,失去了人心就会失败。
仁义就是“敬其众,合其亲”,就是尊重民意,团结宗亲。“敬其众则和,合其亲则喜,是谓仁义之纪”。尊重民意就能得到人民拥护;团结宗亲就能得到他们的爱戴。这部分就是行仁义的准则。
《国务第三》指出:“为国之大务,爱民而已”。“爱民奈何?利而无害,成而无败,生而无杀,与而无夺,乐而无苦,喜而无怒。”要给与人民利益而不要损害他们,要促进人民生产而不要破坏他们,要保护人民的生命而不要杀害他们,要给与人民便宜而不要掠夺他们,要使人民安乐而不使他们痛苦,要使人民喜悦而不使他们愤怒。“民不失务则利之;农不失时则成之;省刑罚则生之;薄赋敛则与之;俭宫室台榭则乐之,吏清不苛扰则喜之。民失其务则害之;农失其时则败之;无罪而罚则杀之;重赋敛则夺之;多营宫室台榭以疲民力则苦之;吏浊苛扰则怒之。”不使人民失去职业,就是给了人民利益;不耽误农时,就是促进了人民的生产;不惩罚无罪的人,就是保护了人民的生命;少收赋税,就是给了人民便宜;少建宫室台榭,就能使人民安乐;官吏清廉不苛扰盘剥,就能使人民喜悦。反之,假如使人民失去职业,就是损害了他们的利益;耽误农时,就是破坏了他们的生产;人民无罪而妄加惩罚,就是杀害;对人民横征暴敛,就是掠夺;多修建宫室台榭,就会增加好友民的痛苦;官吏贪污苛扰,就会使人民愤怒。“故善为国者,驭民如爸爸妈妈之爱子,如兄之爱弟,见其饥寒则为之忧,见其劳苦则为之悲,赏罚如加于身,赋敛如取已物。此爱民之道也。”所以擅长治国的君主,统驭人民要象爸爸妈妈爱惜子女,兄长爱惜弟妹那样,见其饥寒就为他忧虑,见其劳苦就为他悲痛,实行赏罚就象自己身受赏罚一样,征收赋税就象夺取我们的财物一样。这部分就是爱民的道理。
《赢虚第二》指出:“君不肖,则国危而民乱;君贤圣,则国安而民冶,祸福在君不在天时。”君主不贤则国家危亡而人民变乱;君主贤明则国家太平而人民安定。所以国家祸福在于君主贤与不贤,而不在于天命的变化。
以尧为例,说明君主怎么样才算“贤圣”:“帝尧王天下之时,金银珠玉不饰,锦绣文绮不衣,奇怪珍异不视,玩好之器不宝,淫佚之乐不听,宫垣屋室不垩,甍、桷、椽、楹、不斫,茅茨偏庭不剪,鹿裘御寒,布衣掩形,粝梁之饭,藜藿之羹,不以役作之故,害民耕绩之时,削心约志,从事乎无为。吏忠正奉法者尊其位;廉洁爱人者厚其禄。民有孝慈者爱敬之;尽力农桑者慰勉之。旌别淑慝,表其门闾,平心正节,以法度禁邪伪。所憎者,有功必赏;所爱者,有罪必罚。存善天下鳏、寡、孤、独,赈赡祸亡之家。其自奉也甚薄,其赋役也甚寡,故万民富乐而无饥寒之色。百姓戴其君如日月,亲其君如爸爸妈妈。”帝尧为君主时,不需要金银珠玉装饰,不穿锦绣华丽的衣服,不观赏珍贵稀奇的物品,不珍藏古玩宝器,不听淫佚的音乐,不粉饰宫庭墙垣,不雕饰甍桷椽楹,不修剪庭院茅草,以鹿裘御寒,以布衣遮体,吃粗粮饭,喝野菜汤,不因劳役而误农时,约束心志而从事清静无为。官吏中忠正守法的就升迁爵位,廉洁爱民的就增加奉禄。人民中有孝顺爸爸妈妈、抚爱幼小的就敬重他;尽力从事农桑的就慰问勉励他。不同善恶良莠,表彰善良人家,倡导公正节操,以法制禁止奸邪诈伪。对厌恶的人,他有功必赏;对喜欢的人,他有罪必罚。赡养鳏寡孤独之人,救济祸患伤亡之家。至于帝尧自己则是生活俭朴,征用赋税劳役极少,所以天下万民富足安乐而没饥寒的面容。百姓爱戴他象景仰日月一样,亲近他象亲近爸爸妈妈一样。

[1][2][3]下一页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